当前位置:主页 > 广州牛坛心水论坛 >

《柳叶刀》全球饮食风险研究:最危险的不是“吃太多”而是“吃太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

  原标题:《柳叶刀》全球饮食风险研究:最危险的不是“吃太多”,而是“吃太少”?

  火锅、薯条、炸鸡、奶茶等不健康食物广受大众欢迎,但长期的高糖高脂肪饮食不仅令人发胖,还会提高患上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疾病的风险。

  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发布了一份全球疾病负担(GBD 2017)研究系列报告。报告发现,影响人们健康的主要风险因素是健康食物摄入太少。

  这项研究评估了195个国家长达27年的主要食品和营养素的消费,并量化了人们的食谱对部分疾病死亡率和发病率的影响。

  他们发现,2017年,1100万例死亡和2.55亿例残疾(DALYs)可归因于饮食风险因素。

  在全球范围内的许多国家,高钠摄入、低全谷物摄入、低水果摄入是导致死亡或残疾的主要饮食风险因素。

  研究人员选取了15个符合全球疾病负担(GBD)风险因素选择标准的饮食风险因素。除了上文提到的3种风险因素,还包括低豆类摄入、低坚果摄入、低牛奶摄入、高红肉摄入、高加工肉类摄入、高含糖饮料摄入、低膳食纤维摄入、低钙摄入、低海鲜omega-3脂肪酸摄入、低不饱和脂肪酸摄入、高反式脂肪酸摄入和高钠摄入。

  研究人员从过往的科学文献、营养调查、全球健康数据交换网站(Global Health Data Exchange)、家庭预算调查中收集了关于每种饮食因素消费的数据,使用了来自Euromonitor的全国销售数据和来自联合国粮农组织粮食资产负债表的全国可用性数据。

  最终,研究人员发现,全球范围内,2017年几乎所有健康食品和营养物质的摄入量都处于次优水平(见图1)。目前,人们的摄入量与最优摄入量之间差距最大的是坚果、牛奶和全谷物,平均消费量为每天3克坚果、71克牛奶、29克全谷物,分别占最优摄入量的12%、16%和23%。

  同样,全球加工肉类消费量(4克/天,比最佳量高90%)和钠摄入量(6克/天,比最佳量高86%)远远高于最佳水平。

  健康和不健康食品的摄入量在中年人(50-69岁)中都普遍较高,在年轻人(25-49岁)中最低,只有少数例外。

  2017年,在区域层面上,所有21 GBD区域的健康食品摄入量低于最优水平(见图1)。唯一例外是中亚地区的蔬菜摄入量、高收入亚太地区的海鲜omega-3脂肪酸摄入量,以及加勒比海、拉丁美洲热带、南亚、撒哈拉以南非洲西部和撒哈拉以南非洲东部的地区的豆类摄入量。

  在不健康食品组中,钠和含糖饮料的消费量几乎在每个地区都高于最佳水平;红肉消费量在大洋洲、拉丁美洲南部和拉丁美洲热带地区最高;北美高收入人群的加工肉类摄入量最高,其次是亚太和西欧的高收入人群;在高收入的北美、中拉丁美洲和安第斯拉丁美洲,反式脂肪的摄入量最高。

  2017年,全球范围内,饮食风险导致了1100万例死亡(占总数22%)和2.55亿例DALYs(占总数15% )。心血管疾病是与饮食相关的死亡和残疾的主要原因,其次是癌症和2型糖尿病。

  超过500万例与饮食相关的死亡(占总数45%)和1.77亿与饮食相关的残疾(占总数70%)发生在70岁以下的成年人中。

  与饮食相关的心血管疾病死亡和残疾率最高的地区是中亚((每10万人中有613人死亡)和大洋洲(每10万人中有14755人死亡),而心血管疾病死亡和残疾率最低的地区是高收入的亚太地区(每10万人中有68人死亡,1443人残疾)。

  与饮食相关的癌症死亡和残疾率在东亚最高(每10万人中有41人死亡,878人残疾),在北非和中东最低(每10万人中有9人死亡,203人残疾)。

  2017年,观察到的与饮食相关的疾病死亡和残疾率中最高的是大洋洲和东亚的心血管疾病,东亚的癌症与高收入北美地区的2型糖尿病;这些与饮食相关的疾病死亡和残疾率中最低的是西欧、撒哈拉以南非洲西部和东南亚。

  2017年,在全球20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中,所有与饮食相关的死亡与残疾率在埃及最高,日本最低。

  与饮食相关的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在中国最高(每10万人中有299人死亡),残疾率在埃及最高;与饮食相关的癌症死亡和残疾率在中国最高(每10万人中42人死亡889人残疾);与饮食相关的2型糖尿病患者死亡和残疾率在墨西哥最高。

  日本与饮食相关的心血管疾病、糖尿病死亡率和残疾率都最低;埃及与饮食相关的癌症死亡率和残疾率最低。

  在25岁及以上的成年人中,马报2019*81期,所有与饮食相关的死亡和残疾率最高的地区是埃及,最低的地区是尼日利亚;心血管疾病死亡和残疾率最高的是巴基斯坦,最低的是土耳其;癌症死亡和残疾率最高的是中国,最低的是埃及;2型糖尿病死亡和残疾率最高的是美国,最低的是孟加拉国。

  2017年,超过一半的与饮食相关的死亡、三分之二的与饮食相关的残疾是由于高钠摄入、低全谷物摄入和低水果摄入。

  全谷物摄入量低是男性和女性残疾的主要饮食风险因素,也是女性死亡的主要饮食风险因素。

  全谷物摄入量低是年轻人(25-50岁)死亡和残疾的主要风险,而高钠摄入在老年人(≥70岁)中排名第一。

  2017年,在21个GBD地区中,全谷物摄入量低的饮食是16个地区和17个地区死亡的最常见的主要饮食风险因素(见图4);高钠摄入是东亚和高收入亚太地区死亡和残疾的主要饮食风险因素。

  撒哈拉以南非洲南部的低水果摄入、中拉丁美洲的低坚果摄入是导致死亡和残疾的比例最高的饮食风险因素。

  在美国、印度、巴西、巴基斯坦、尼日利亚、俄罗斯、埃及、德国、伊朗和土耳其,全谷物摄入量低是导致死亡和残疾的主要饮食风险因素。

  在大多数高人口国家的饮食死亡和残疾风险因素排名中,红肉、加工肉类、反式脂肪和含糖饮料的高摄入量接近底部。

  自1990年以来,饮食风险导致的死亡和残疾人数显著增加,造成这种增长的主要原因是人口增长和人口老龄化。

  剔除人口增长和人口老龄化的影响后,1990年至2017年,年龄标准化可归因死亡率和残疾率显著下降:每10万人中的死亡人数由406人降至275人,残疾人数由8536人降至6080人。

  这种下降似乎主要是由于总体死亡率的下降,因为在同一期间,与饮食风险有关的死亡和残疾的比例仍然相对稳定。

  研究结果表明,与许多其他风险因素不同,饮食风险毫无例外地影响着全世界的人们,无论他们的年龄、性别和居住地的社会人口发展状况如何。

  尽管各国个体饮食因素的影响各不相同,但三种饮食因素(全谷物、水果和钠)的非最佳摄入量占饮食导致的死亡人数的50%以上,残疾人数的66%以上。

  研究结果表明,在全球范围内,非最佳饮食导致的死亡比任何其他风险都要多,包括吸烟。

  尽管在过去二十年里,钠、糖和脂肪的饮食风险被讨论得最多,但结果表明,主要饮食风险因素是高钠摄入、低全谷类摄入、低水果摄入、低坚果摄入、低蔬菜摄入和低omega-3脂肪酸摄入,每一个都占全球死亡人数的2%以上。

  这一发现表明,对人们的健康来说最重要的并不是不健康食物吃得太多,而是健康食物吃得太少。研究人员建议,需要全面干预人们的饮食,在国家层面上促进这些健康食物的生产、分配和消费。

  研究人员还对过去十年中的一系列人群级饮食干预措施的有效性进行了系统评估,并确定了若干有希望的干预措施,包括媒体宣传、食品定价(补贴和税收)、学校采购和健康计划等。

  由于种种限制因素,该研究还存在一定的误差和缺陷,对于全面改善饮食措施的有效性、可行性及对环境的影响也有待评估。

  总而言之,研究人员发现不良的饮食习惯与一系列慢性疾病有关,并可能是世界所有国家非传染性疾病死亡率的一个主要因素。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一肖中特平| 十二生肖开奖结果今天| 香港马会特区总站| 六和宝典香港正版挂牌| 香港跑狗图自动更新| 白姐中特网开奖结果| 状元红心水论坛616838| 香港马会免费资料特码| 神算玄机六尾中特| 刘伯温一句中特诗|